• 首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緣 嬌嬌西樓

    第四十三章 拜佛(2)

    嬌嬌西樓 初七墨垚 1737 2019-02-13 23:11:58

      下了車,我往前拽著母親的手:“娘親,快點兒!”

      娘扶額失笑:“你這孩子,端莊些,跟在為娘身后。”

      珂松姑姑也好笑:“我們姑娘這是急著見菩薩呢。”

      娘親讓跟來的幾名護衛守在外面等著,便領著我們進去廟宇了。

      繞過面前的大香爐,我們三個好一番爬上那一方鑿于山間的階梯后,到了主廟。

      那廟里的方丈早已遣了小和尚在門前等候我們:“傅夫人總算來了,小僧等候你們多時了。”

      大概我娘是這里的常客,又貴為御史夫人,所以一應都是人有接待的。

      我娘:“小師傅久等了,前面帶路吧。”

      我緊跟在后面,納悶地問了一句:“不直接燒香拜佛嗎?這是要去哪兒啊?”

      珂松姑姑回道:“小姐上次中毒,夫人許愿了佛祖若小姐能平安歸來,每次來敬拜就必要在后院里那眾僧聽禪的地方,聽禪講經一個時辰來還愿的。”

      我恍然大悟:“哦。”

      下一秒反應過來就叫苦連天起來:“一個時辰可是兩個小時啊?!早知道我就不......”

      珂松姑姑神色一緊,做了個“噓”的手勢:“小姐這話可說不得。”

      娘親在前面插刀補道:“你既來了就陪為娘一起,不許偷懶。”

      我只得暗自苦笑:“沒問題。”

      誰讓這是替我還的愿呢。

      那佛堂極為簡樸,四方白墻,屋頂很高,正前方立了一座威嚴高大的金身佛像。堂前擺了十幾個打坐的蒲團,我們進去時,里面早已跪坐好了七八個婦人打算要聽講禪經。

      原來還不止我們要聽禪,我心想挺好,要不然可得怎么撐過這兩個小時。索性待會兒若是無聊了,還能找到講話的伴兒打發打發時間。

      正想著,里面的幾個女人紛紛轉過身來,打扮的最為招展的那個婦人,和她身邊跪著的那個女孩,不知怎么的,看著卻不似十分友好。那女孩約莫和我一般大,長著一張紅潤勻稱的臉,雖不是那種傾國傾城的貌,但細致看去卻覺得很是清雅秀氣,別有一番嫻靜溫婉的氣質,特別是那眼睛活似一汪清潭,又大又亮,很是好看,她瞟了我們一眼,便又堪堪的轉了回去。

      我疑惑的朝著珂松姑姑動了動眉毛,用眼神問了一下這兩個人是誰。

      珂松姑姑把我拉到一旁,湊到我耳邊:“這是吳尚書家的大夫人,和她的女兒吳月犀,小姐從前未曾見過,難怪不認得。”

      我這才知道這兩人的身份,原來還真是不是冤家不碰頭啊。剛剛還想著要拉扯個說話的人,待會兒不被人用眼神殺死,就算是萬幸了。

      也是,被自己心儀的男人拒絕,弄得人盡皆知丟了女兒家的面子不說,偏偏始作俑者還大搖大擺的出現在眼前,擱了我我也氣。

      可是對我來說,如今這個場面就很是尷尬了。我正想著待會要如何在這兩人的眼神殺中熬過一整個時辰,打側門進來一個身披袈裟,體態寬胖的老頭子,此人展著一臉慈祥而神秘的笑意,步伐輕盈的走上前來。

      下面有人說著:“快坐好,快坐好......今兒講禪的是剛剛云游回來的悟空師父,可了不得。”

      我聽了,嘴里正吃著的一瓣橘子差點沒笑噴了出來。

      這個什么什么......悟空師父,莫不是看了西游記給自己取來的法號?

      正低頭吃吃的暗自憋著笑,只見母親回過頭來瞪了我一眼:“什么時候順來的橘子?”

      我便一秒變臉,乖巧老實的收起了笑容,垂眉斂眼:“娘親息怒,咱們也快點坐下吧,待會就要開始了呢。”

      娘親很執著:“我問你什么時候順來的橘子?”

      我委屈巴巴:“是剛剛在前邊兒隨手拿的供果。”

      娘親這才沒好氣的拉起我尋了個正中偏左一些的位置,如此就和吳尚書家的隔了一段距離。我想,娘親英明。

      將將落座下來,剛剛那個婦人的聲音便不緊不慢的傳來了:“喲,沒想到御史夫人也帶女兒來聽經念佛啊?你們家哪位不是好命的,實則沒必要跟我們這些遭人厭棄的搶禪坐。”

      這人表面恭維,可那話里邊兒罵人的意思誰還能聽不出來呢?當著這么多人的面,話里帶刺,好不叫人難堪。虧我前一陣還因為此事對那吳月犀心存了半分愧疚,如今看來這婦人也不是什么善類,想來她女兒受她撫養而成,性子應該也不咋地。

      我本想針鋒相對的還一句回去,可見母親理都未曾理她,聽見卻似并沒聽見一般,我又何必多嘴呢。

      她見我們不搭話,面子上有些過不去,好像還想在說點什么,但是正前方大師已經開始布臺講課了,這廂才只得作罷,安靜了下來。

      那悟空大師講起禪來可謂是一個滔滔不絕,口若懸河。無奈我坐的離他太近,一會兒功夫,我感覺自己就像一個被澆灌充足的祖國花朵,只不過那“甘泉”是那大師嘴里噴出來的唾沫星子而已。

      我抬起頭,那大師剛好說道:“佛家眾生,對待萬事萬物,保持微笑最重要......”

      我恨恨的抹了一把臉,告誡自己保持微笑最重要。

    初七墨垚

    對八七!!!我是一個文風很詭異的——暫時還算不上作者的小白!(就讓我謙虛一回)

    目錄
    目錄
    設置
    設置
    書架
    加入書架
    書頁
    返回書頁
    評論
    評論
    指南
  • 快彩计划软件下载 彩票大赢家手机 北京pk10软件必赢客 时时彩对应码大全1=579 极速快三大小单双技巧 四人斗地主规则一副牌 三肖六码3肖6码中特期期 江苏时时玩法规则 重庆时时彩软件 二八杠口诀赌博的技巧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快彩计划软件下载 彩票大赢家手机 北京pk10软件必赢客 时时彩对应码大全1=579 极速快三大小单双技巧 四人斗地主规则一副牌 三肖六码3肖6码中特期期 江苏时时玩法规则 重庆时时彩软件 二八杠口诀赌博的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