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南先生,你老婆是凶犯

    第五十八章 重伤

    南先生,你老婆是凶犯 上行客 1448 2019-03-10 21:48:33

      只刹那间,男人被踢出数米。众人闻声,惊恐之余慌忙逃窜卧倒。

      轰——!!!

      紧接着,一声爆炸巨响。气浪裹挟着火焰腾势而起,地面也跟着震动几颤,玻璃圆柱被崩裂成无数块残渣碎末,像暴风雨般纷涌袭来。

      南邶推倒牧羽,一个健步冲上前就要去抓江客。

      江客却?#20154;?#25250;先一步,直接将人?#35828;?#22312;地。

      转?#29627;?#20556;大的冲击波掀起地面一大片狼藉,众人身体不由自主被推挤至各处角落。

      玻璃残渣碎了一地,火光硝烟弥漫而起。数秒之后,?#31383;材却?#27531;破的沙发后爬起,重咳了几声,忙吩咐周遭的人开窗通风,疏散人员。

      特警队长立即通知紧?#26412;?#25588;,并带着灭火器冲向燃火点。

      白思源?#20174;?#26497;快,就地滚了两圈,被秦落护在怀里,以立起的沙发作掩护,挡去波及而来的碎屑危险物。

      南邶被江客?#28010;?#21387;在身下,由于离爆炸点较近,现下头脑一阵昏厥。待?#20174;?#36807;来,他粗重地喘了口气,喉间像被沙烁划过一样难受,再一看趴在自己身上的江客,好似失去了知觉,一动也不动。

      “江客,江客~”

      他一下子慌了神,抬?#21482;?#26179;江客的身体,声音抑制不住地嘶哑颤抖。

      白思源等人见状,捂着口鼻,赶紧过?#31383;?#24537;。

      南邶不顾?#20013;?#34987;刺破的血污,捧起江客的脸,一边叫她的名字,一边掐着她的人?#23567;?#28982;而江客迟迟没有?#20174;Γ?#20462;长的身体瘫在南邶身上几乎连呼吸?#20960;?#21463;不到。

      白思源将江客从南邶身上托起。不经意间,手?#29366;?#21040;江客颈间至后背的一大片血迹:“糟了~”

      南邶的脑子轰然一下空白。他费力地挺起身,一手?#21040;?#23458;入怀,一手捂着她后脑一直往外冒的血迹,轻拍她的脸:“江客,你醒醒,醒醒~”

      牧羽躬起后背,甩甩发间凌乱的?#34892;迹?#29408;啐一口污秽的唾沫。他眯缝着眼,眼眶被浓烟熏得生涩发疼,不住地环望四周。

      所幸夜店设计坚固,爆炸范围波及较小,男人又及时被江客踹出老远,在场之人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。

      牧羽还?#21019;?#27743;客会身手这处?#20174;?#36807;来,就见几人围在南邶身前,不停地喊着昏?#22278;?#37266;的江客。

      一贯不满江客的他在这一秒只剩下怔怔发愣。

      刚才是江客将他推开的……

      “快离开这里~”

      数人被呛的几乎睁不开眼,秦落与特警队员纷纷招呼着众人离开现场。

      粘稠的血迹逐渐浸染南邶的半边衣袖,南邶不?#20197;?#32829;误,打横抱起江客,迅速冲向店外。

      外面已是喧嚣一片,聚集?#30636;?#23569;围观的群众,医护救援到的极快,南邶抱着江客率先跃上救护车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医院内,夜里九点。江客进入手术室已有一个多小时,期间有护士抱着血袋不时地进进出出。

      南邶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处,两手紧握,?#25250;?#30528;头,一语不发。

      由于大部分的冲击都被江客挡掉,他此时身上只余一些不轻不重的皮外伤。

      医护人员小心翼翼地帮他处理了伤口,不敢轻易出声,生怕一不小心就惹怒这个浑身戾气的男人。

      牧羽的小臂被残碎玻璃所伤,缠了一圈的绷带。他站在南邶的对面,后背抵着墙壁,喟然叹息。

      白思?#20174;?#31206;落等人只受了轻伤,经过简单处理,并无大碍。

      ?#31383;?#23068;走近,拍拍南邶的肩,安抚道:“不用太担心,江客会没事的。”

      南邶僵在座位上,像块顽石般,头都没抬一下,下颌线由于精神紧绷而变得异常削薄。两手的血迹并未完全处理干净,分不清是他的还是江客的。

      “幸好江客发现的快。否则我们就……”

      白思源挽着秦落的手,伏在他怀里,眼圈不禁?#34892;?#21457;红。

      “怪我~”秦落咬着后槽牙,想到刚刚发生的一切仍然心有余悸,“是我没处理好,没想到对方竟然带了炸弹进来。”

      牧羽不时看一眼?#30452;恚?#30473;色凝重:“乔勇怎么还不回来?”

      “或许是有什么进展。”

      秦落向楼下望了望。

      “究竟是什么人想要置江客于死地?还费这?#21019;?#21608;折。”

      牧羽摸摸上衣的口袋,烦躁之下想要取根烟来舒缓情绪,但转一?#20174;?#36825;里是医院,便停下动作,仰首吁了口积重的郁气。

    目录
    目录
    设置
    设置
    书架
    加入书架
    书页
    返回书页
    评论
    评论
    指南
  •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