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頁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廢后重生是顏控

    第9章 花園落水

    廢后重生是顏控 晉小七 2013 2019-03-10 21:36:40

      這名女子氣度不凡,正是大小姐蕭玉茹。

      智清大師雖然是方外之人,但是經常出入于公侯之家講經說道,也聽說了金陵城中的寧陽侯府中有一位學識修養俱佳、人品相貌絕艷的嫡出大小姐。

      見她一站出來,通身不沾凡塵的氣質遠遠超于府內眾人,不由得眼前一亮,便知道她應該便是那嫡出的長女了。

      蕭玉茹這話解釋的巧,推說是婢女的錯,便沒了蕭瑾繡的事情。

      而壽誕當日送上手抄佛經,即便一時現在拿不出來,也有足夠的時間去應對準備。

      智清大師身邊的一個中年和尚不愿讓場合難堪,雙手合十,應和說:“阿彌陀佛,因緣際會功法自然,女施主所言有理。”

      智清大師覺得有蹊蹺,將幾卷白紙當作佛經,按理來說不會有人使這么拙劣的戲碼,因為太容易被拆穿了。

      但是他也不便追究,只好不提作罷。

      眾人也有默契的不提起這件事,先讓方丈和高僧們誦經,祈求家宅平安祥和。

      之后蕭老夫人也沒心思和方丈大師探討佛道經義了,徑直回了自己所居住的德榮堂,然后又讓丫鬟將一眾兒媳孫女都叫來。

      老夫人梳著并不復雜的祥云髻,穿著寶藍色流云紋合壽字長袖襖,頭上只斜插著一根赤金牡丹花簪,顯得黑白發絲之間不那么單調。

      她原本就出身于將門之家,如今怒目而視,不言自威,頗有幾分讓人膽顫的寒意。

      但她掃視一圈,卻沒瞧見讓自己生氣的人,斥責的話便卡在喉嚨里沒能說出口。

      二夫人唐若萱知意,率先開口替老夫人問,“三姑娘呢,怎么不見她來?”

      這話問的當然是大夫人周云英了,她的女兒出了錯,自然該落一個“管教不嚴”之罪。

      周云英不慌不忙的回答說:“瑾兒這孩子年紀小做事情毛躁,弄混了佛經和白紙不說,還惹得老夫人不快,我已經罰她去跪祠堂了。”

      蕭老夫人將兒媳孫女都召到德榮堂,自然是想問清楚剛才佛經變白紙的事情。

      如果真的是敢將白紙當作佛經糊弄,定然要嚴懲一番。

      可是大夫人早就預料到有這一出,所以提前讓小女兒去跪祠堂,既免了老夫人的懲罰,又省得唐若萱會借題發揮。

      同時也等于一口咬定木盒里之所以裝的是白紙,是因為婢女弄混了,并不是蕭瑾繡沒抄佛經故意糊弄。

      這下子把剛才尷尬的點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老夫人心里的怒氣卻沒能發泄出來,面色更加不愉。

      其實這樣的處理方式并不圓滿,因為蕭瑾繡獻上手抄的佛經,是一時心血來潮的突發奇想。

      所以之前并未將此事告訴母親與姐姐,她們一時間自然沒有應對的萬全之策,所以只能采取“避”的辦法。

      老夫人一邊想要追究,一邊卻又無計可施。

      唐若萱好不容易抓住長房一個漏洞,不愿意就這樣輕易放過,剛想要說什么,卻有個婢女急慌慌的闖進門。

      “大夫人,不……不好了……三小姐和五小姐在花園落水了!”

      ……

      半個時辰前。

      蕭易安一手捧著書卷,另一只手伸出去將窗戶打開,感覺到暖暖的陽光照在自己的身上,她似乎連心情都好了幾分。

      不過她知道,今天值得高興的事情肯定不止這一件。

      今天正是智清大師來府內誦經祈福的日子,蕭府上下早就傳遍了消息,廚房也一早準備了上好的素齋。

      而迎接貴客這種事情,向來都是嫡女們爭相奪艷的場景,自然與她無關。

      簡單來講,蕭易安連出現的資格都沒有。

      她生母早逝,又不同于受寵的鄭姨娘可以撫養自己的孩子,在庶女中的待遇也是最低的一個。

      “小姐、小姐,我聽前院的丫鬟說了件搞笑的事。”

      心月走進來,打斷了她的思緒,歡快的聲音宛如鳥兒輕啼,“三小姐在智清大師面前獻上了自己手抄的佛經,沒想到打開居然是一卷卷的白紙……”

      蕭易安嘴角輕抿,微微的發出笑意,但是神色卻沒有一點吃驚的樣子。

      心月自顧自的說,“這下子三小姐可是在眾人面前出丑了,聽說大夫人已經罰她跪祠堂了呢……”

      “別高興的太早,蕭瑾繡脾氣暴躁沖動,可不會老老實實的跪在祠堂,恐怕現在已經往咱們這邊兒來了!”

      蕭易安將手中的書卷放下,一副運籌帷幄的樣子,眉目間平穩沒有一絲憂慮,已經早有打算。

      “小姐,真是冤枉死了,這事和咱們有什么關系啊?”心月皺著眉頭,很是不解。

      不過她隨即就反應過來,耷拉著眼眉,苦巴巴的說:“那些佛經……該不會是小姐您手抄的那些吧!”

      蕭易安眉毛一挑,帶著幾分俏皮的說,“不然嘞?”

      心月聞言臉變得更苦了,蕭易安連忙放下手中的書卷安慰她。

      “別害怕,她來找麻煩,吃虧的只能是自己。”

      這話說的風輕云淡,若是往日實在是沒有什么說服力。但是蕭易安現在眉間多了一種沉穩和信服力,讓人不得不相信她。

      尤其是眼睛里的堅定和認真,毫不掩飾的透露著自信,似乎將整個局勢都控制在手中。

      心月從未見過這樣的小姐,既陌生又熟悉,但是又有一種想要永遠都追隨她的感覺。

      蕭易安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我去外面走走,等會蕭瑾繡來了,你直接說我在花園就好。”

      頓了一頓,又說:“其他的話不用多說,否則我擔心她會動手打你。”

      蕭瑾繡的脾氣早就被母親和長姐驕縱的不像樣,而且向來喜歡欺凌弱小,真動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

      心月拽了拽她的衣袖,“小姐,要不我和你一起去花園吧。”

      “不必,這件事有些危險,還是我來獨自面對吧。況且這只是第一步棋,咱們以后要走的路還長著呢……”

      蕭易安眸子里閃過一絲莫名的情緒,其中包含了太多未知的感情,猶如蘊藏了太多的故事。

    目錄
    目錄
    設置
    設置
    書架
    加入書架
    書頁
    返回書頁
    評論
    評論
    指南
  • 彩票开奖3d走势图 彩票顶呱刮APP 昆明沐足按摩哪里好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43期 3地开奖结果 北京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开户免费送体验金网址大全 新时时翻倍玩法 怎样破译赌博游戏机 体彩扑克三技巧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彩票开奖3d走势图 彩票顶呱刮APP 昆明沐足按摩哪里好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43期 3地开奖结果 北京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开户免费送体验金网址大全 新时时翻倍玩法 怎样破译赌博游戏机 体彩扑克三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