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丞相大人不好撩

    033 醉酒殇情,她的心上人

    丞相大人不好撩 薄浅妆 1648 2018-12-04 20:00:51

      长乐宫——

      上官叙惬意的躺在贵妃椅上,身边跪着几名宫女为她捏腿,她凤眸微眯,视线冷冷扫过跪在离她不远处的黑衣人身上。

      “你说的,可是真的?#20426;?p>  上官叙淡淡开口。

      黑影低下头,声音谦卑,带着喑哑。

      “属下句句属实,那谢郢是真的狠心,对谢虞欢下手极重。那力道,?#27973;?#20154;所能承受。”

      上官叙轻笑,笑意更浓了,她伸出纤纤玉手轻轻捋耳边的碎发,眼角上斜,尽是妩媚。

      “呵。若是这样,那哀家就姑且放过谢家。若她谢虞欢是真心交付兵权,愿臣服于哀家,哀家留她一命,留住谢家。否则……”

      上官叙凤眸闪过凌厉的光芒,令黑衣人害怕。

      “你先下去吧,给哀家盯紧谢虞欢。”

      谢虞欢,哀家希望你是真心交出兵权,不要使诈,不然……哀家会让你们谢家“好过”的。

      上官叙冷笑,想起谢虞欢,神色更冷了几分,不过一个小丫头,以为自己去了几趟边关,成了将军,就能在皇城翻云覆雨了吗?

      她给段熙夜的时间?#20011;?#22815;多了,那个贱人那样对她,她养了段熙夜这么多年,该是段熙夜报答她的时候了。

      *

      谢虞欢和上官鸾许久未见,聊了很久很久。

      她?#19988;?#20154;抱着一罐“红颜醉”坐在门前的台阶上,望着乌黑的天空,痴痴地笑着。

      谢虞欢不顾身上的伤,不顾翠隽的劝告,执意下床与上官鸾共饮。她是不?#19981;?#37202;,想起昨夜因为某人喝酒过急,她的眼神黯然,嘴角扬起淡淡的嘲讽。

      谢虞欢将头靠在上官鸾的肩上,将她在边关的所见所闻全?#20960;?#35785;了上官鸾。

      上官鸾也给她讲着这些年皇城里发生的事,讲着罗嘉礼,段熙夜,谢虞承,谢虞渊……

      谢虞欢用自?#22909;?#26377;受?#35828;?#25163;拿起酒壶,像是报复自己一般,猛地喝了一大口。

      “咳咳。哈哈,哈哈哈哈……阿鸾,我好难受。”

      谢虞?#26007;?#32902;的笑着,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心里有多难受。她只要一想起孟朝歌,她就觉得心里空荡荡的,心疼的厉害。

      “阿虞,我也难受。”

      上官鸾垂下眼睑,眸子里是无尽的落寞。她也低下头歪着脑袋,与谢虞欢的头抵在一起。

      “阿鸾,我?#19981;?#30528;一个人,从初见一直到现在。可是啊,他说他讨厌我,说我下贱。”

      谢虞欢笑容微涩,她真的是醉了,面前好像又出现了孟朝歌孤傲清冷的脸。

      她嗤笑。

      “阿鸾,他其实之前说过的,他与?#39029;?#30456;见,就?#36255;?#25925;人归。”

      上官鸾侧过脸去看她姣好的面颊,“嗯?我知道嘉礼向?#38385;?#20146;,你拒绝了嘉礼,太后让你入宫,你不愿入宫,难道是为了你所说的那个男人?#20426;?p>  谢虞欢仰头,又往嘴里灌酒。

      呵,借酒消愁愁更愁。

      “阿鸾,你说他是忘记了,还是真的不记得了?他之前不是这样待我的。”

      “阿鸾。我不想他讨厌我。”

      上官鸾静静的听着她的哭诉,她伸手替她拂去脸上的泪珠,有些心疼她。

      她们相处数年,她还未曾见过谢虞欢这模样,在她的印象里,她是很少哭的,她从来以保护者的姿态去保护每个人,她的冷静稳重是她身上没有过的,只是现在她这样子,怕是那男人伤她太重了。

      上官鸾有些好奇,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,竟让小谢将军暗自情伤。

      忽然,她又想到了自己,她与谢虞欢何尝不一样呢?

      记得初见孟朝歌,是在大街上。当时他?#20011;?#20301;居丞相,为人谨慎,心狠手?#34180;?p>  她没见过他,却总是听到下人嘴里的丞相怎么了,听到她哥哥上官允提到孟朝歌时的恼火,她对这位少年丞相充满了好奇。

      当日他与谢虞承刚从酒楼出来,街上忽然窜出来一个乞丐抢了他的钱袋,当时见到的人?#23478;?#20026;乞丐会没命了,连她都这样觉得。

      可是他们都错了。

      孟朝歌的狠是在其处事决断上,?#38405;?#20010;乞丐,他也有仁慈之心。

      他没有去责罚那个乞丐,还将钱送与他,安排他在酒楼里做事。

      这一点,?#28982;?#22478;的纨绔子弟做的?#23478;?#22909;,如果是她哥哥上官允,那个乞丐的命是真的会没的。

      她也如同戏文里的女主人公一样对孟朝歌一见钟情,二见倾心。

      第二次见孟朝歌,是在谢虞欢平定了边疆小国的动乱后上书请求“女子从政?#20445;?#22905;知道谢虞欢可以帮到她,她就将自己想为官的想法给她说了,谢虞欢当时很爽快的答应了。好在当时她?#23194;?#20063;有心让她入仕,为上官家巩固势力。

      她如愿入朝,朝堂之上与他并肩而立,心?#26032;?#26159;?#26029;病?p>  “孟相,日后请多多关照。”

      “好。”

      心里紧绷的弦“?#23613;?#30340;断了,她永远也不会忘记孟朝歌那时清冷俊逸的神情。

      想起与他并肩而立的情景,她眼里心里都带?#21028;Α?p>  哪怕她知道,孟朝歌?#19981;?#30340;是谢晴云。

    目录
    目录
    设置
    设置
    书架
    加入书架
    书页
    返回书页
    评论
    评论
    指南
  • 买北京单场 表情金币客服 幸运水果机 财富之轮注册 克利夫兰级轻巡洋舰蒙彼利埃 魔幻大财免费试玩 CEO电子游艺 一筒真人百家乐 pp电子图书馆 疯狂水果盘登陆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买北京单场 表情金币客服 幸运水果机 财富之轮注册 克利夫兰级轻巡洋舰蒙彼利埃 魔幻大财免费试玩 CEO电子游艺 一筒真人百家乐 pp电子图书馆 疯狂水果盘登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