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頁 古代言情 宮闈宅斗 丞相大人不好撩

    033 醉酒殤情,她的心上人

    丞相大人不好撩 薄淺妝 1648 2018-12-04 20:00:51

      長樂宮——

      上官敘愜意的躺在貴妃椅上,身邊跪著幾名宮女為她捏腿,她鳳眸微瞇,視線冷冷掃過跪在離她不遠處的黑衣人身上。

      “你說的,可是真的?”

      上官敘淡淡開口。

      黑影低下頭,聲音謙卑,帶著喑啞。

      “屬下句句屬實,那謝郢是真的狠心,對謝虞歡下手極重。那力道,非常人所能承受。”

      上官敘輕笑,笑意更濃了,她伸出纖纖玉手輕輕捋耳邊的碎發,眼角上斜,盡是嫵媚。

      “呵。若是這樣,那哀家就姑且放過謝家。若她謝虞歡是真心交付兵權,愿臣服于哀家,哀家留她一命,留住謝家。否則……”

      上官敘鳳眸閃過凌厲的光芒,令黑衣人害怕。

      “你先下去吧,給哀家盯緊謝虞歡。”

      謝虞歡,哀家希望你是真心交出兵權,不要使詐,不然……哀家會讓你們謝家“好過”的。

      上官敘冷笑,想起謝虞歡,神色更冷了幾分,不過一個小丫頭,以為自己去了幾趟邊關,成了將軍,就能在皇城翻云覆雨了嗎?

      她給段熙夜的時間已經夠多了,那個賤人那樣對她,她養了段熙夜這么多年,該是段熙夜報答她的時候了。

      *

      謝虞歡和上官鸞許久未見,聊了很久很久。

      她們一人抱著一罐“紅顏醉”坐在門前的臺階上,望著烏黑的天空,癡癡地笑著。

      謝虞歡不顧身上的傷,不顧翠雋的勸告,執意下床與上官鸞共飲。她是不喜歡酒,想起昨夜因為某人喝酒過急,她的眼神黯然,嘴角揚起淡淡的嘲諷。

      謝虞歡將頭靠在上官鸞的肩上,將她在邊關的所見所聞全都告訴了上官鸞。

      上官鸞也給她講著這些年皇城里發生的事,講著羅嘉禮,段熙夜,謝虞承,謝虞淵……

      謝虞歡用自己沒有受傷的手拿起酒壺,像是報復自己一般,猛地喝了一大口。

      “咳咳。哈哈,哈哈哈哈……阿鸞,我好難受。”

      謝虞歡放肆的笑著,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心里有多難受。她只要一想起孟朝歌,她就覺得心里空蕩蕩的,心疼的厲害。

      “阿虞,我也難受。”

      上官鸞垂下眼瞼,眸子里是無盡的落寞。她也低下頭歪著腦袋,與謝虞歡的頭抵在一起。

      “阿鸞,我喜歡著一個人,從初見一直到現在。可是啊,他說他討厭我,說我下賤。”

      謝虞歡笑容微澀,她真的是醉了,面前好像又出現了孟朝歌孤傲清冷的臉。

      她嗤笑。

      “阿鸞,他其實之前說過的,他與我初相見,就猶似故人歸。”

      上官鸞側過臉去看她姣好的面頰,“嗯?我知道嘉禮向你求親,你拒絕了嘉禮,太后讓你入宮,你不愿入宮,難道是為了你所說的那個男人?”

      謝虞歡仰頭,又往嘴里灌酒。

      呵,借酒消愁愁更愁。

      “阿鸞,你說他是忘記了,還是真的不記得了?他之前不是這樣待我的。”

      “阿鸞。我不想他討厭我。”

      上官鸞靜靜的聽著她的哭訴,她伸手替她拂去臉上的淚珠,有些心疼她。

      她們相處數年,她還未曾見過謝虞歡這模樣,在她的印象里,她是很少哭的,她從來以保護者的姿態去保護每個人,她的冷靜穩重是她身上沒有過的,只是現在她這樣子,怕是那男人傷她太重了。

      上官鸞有些好奇,究竟是什么樣的男人,竟讓小謝將軍暗自情傷。

      忽然,她又想到了自己,她與謝虞歡何嘗不一樣呢?

      記得初見孟朝歌,是在大街上。當時他已經位居丞相,為人謹慎,心狠手辣。

      她沒見過他,卻總是聽到下人嘴里的丞相怎么了,聽到她哥哥上官允提到孟朝歌時的惱火,她對這位少年丞相充滿了好奇。

      當日他與謝虞承剛從酒樓出來,街上忽然竄出來一個乞丐搶了他的錢袋,當時見到的人都以為乞丐會沒命了,連她都這樣覺得。

      可是他們都錯了。

      孟朝歌的狠是在其處事決斷上,對那個乞丐,他也有仁慈之心。

      他沒有去責罰那個乞丐,還將錢送與他,安排他在酒樓里做事。

      這一點,比皇城的紈绔子弟做的都要好,如果是她哥哥上官允,那個乞丐的命是真的會沒的。

      她也如同戲文里的女主人公一樣對孟朝歌一見鐘情,二見傾心。

      第二次見孟朝歌,是在謝虞歡平定了邊疆小國的動亂后上書請求“女子從政”,她知道謝虞歡可以幫到她,她就將自己想為官的想法給她說了,謝虞歡當時很爽快的答應了。好在當時她姑母也有心讓她入仕,為上官家鞏固勢力。

      她如愿入朝,朝堂之上與他并肩而立,心中滿是歡喜。

      “孟相,日后請多多關照。”

      “好。”

      心里緊繃的弦“啪”的斷了,她永遠也不會忘記孟朝歌那時清冷俊逸的神情。

      想起與他并肩而立的情景,她眼里心里都帶著笑。

      哪怕她知道,孟朝歌喜歡的是謝晴云。

    目錄
    目錄
    設置
    設置
    書架
    加入書架
    書頁
    返回書頁
    評論
    評論
    指南
  • 红包作弊设置金额 360老时时彩走势图 夜客yekeAPP 看牌抢庄牛牛棋牌下载 彩票玩法介绍 打麻将规则打法 呼市秋实校花图片大全 足球比分网 人体艺术照片 高频彩计划app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红包作弊设置金额 360老时时彩走势图 夜客yekeAPP 看牌抢庄牛牛棋牌下载 彩票玩法介绍 打麻将规则打法 呼市秋实校花图片大全 足球比分网 人体艺术照片 高频彩计划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