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頁 古代言情 宮闈宅斗 丞相大人不好撩

    035 情難兩全

    丞相大人不好撩 薄淺妝 2103 2018-12-06 21:39:06

      看著謝虞歡精致的小臉上帶著笑,羅嘉禮停住了腳步,悠閑自得的倚在墻上。

      他溫柔繾綣的眸子定格在她臉上,嘴角不自覺的噙著一抹笑。

      “小侯爺。”

      翠雋的驚愕引來謝虞歡的注意。

      “嘉禮。你怎么來了?”

      羅嘉禮將手里的木盒子遞給翠雋,“這是人參,給你家主子補身子的。”

      翠雋接過木盒,“小侯爺,奴婢去給你倒杯茶。”

      “想見你了,所以就過來了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謝虞歡沉默,她看著眼前這個笑得戲謔的人,心情有些復雜。

      羅嘉禮見她不語,聳聳肩,神色淡然,“騙你的。我是來找謝伯父的,順便來看看你,聽說你被謝伯父罰了,我也沒法過來替你受罰。”

      謝虞歡明白他的意思,也理解他沒來的原因,依侯爺的個性,兒子去提親,按理說侯府是人人都想進的地方,謝郢一定不會拒絕的。結果,侯府提親被退,偏偏侯爺和謝郢是對頭,面子上也掛不住,自然不希望兒子再與謝家的人來往。

      “小傷而已,沒那么嚴重。”

      謝虞歡朝他擺擺手。

      “去屋里坐會兒吧。”

      ……

      謝虞歡忽然發現自從上次她拒婚,她現在和羅嘉禮相處的時候會尷尬,不知道怎么面對他。

      “阿虞,我知道太后讓你入宮,你沒同意。我來提親娶你,你拒絕了。原因……都是你有心上人了。”

      說完,羅嘉禮的視線掃過謝虞歡。

      謝虞歡垂下眼瞼,攥緊手心,神色不變。

      羅嘉禮抿唇,見她這般模樣,心中郁結,冷哼出聲,甩了一下袖子。

      繼續道,“那個人是真的存在嗎?”

      謝虞歡錯愕,清澈如水的眸子染了些許詫異?

      那個人?

      她不解的看著他。

      羅嘉禮氣急,深吸一口氣。“你說的……心上人。告訴我,他是誰?”

      謝虞歡這才明白他說的是孟朝歌,她沉思片刻,忽然開口,“嘉禮,你不要再問了,我是不會告訴你的。”

      “其實根本沒有那個人吧?都是你用來搪塞我的借口。”

      羅嘉禮狠狠的盯著她,眼里是不可忽視的憤怒,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。

      謝虞歡皺眉,她看著他抓著她受傷的手腕,萬般無奈,她試著抽動,卻被羅嘉禮抓的更緊了。

      真是……

      謝虞歡憤懣的對上他溢滿寒光的眼,她的手本來快好了,他這樣用力一抓,指不定又要到什么時候才能好。

      “嘉禮,你松手,我疼。”

      “阿虞,你告訴我,根本沒有你所謂的心上人。”

      羅嘉禮死死扣著她的手腕。

      謝虞歡心中怒意更甚,咬緊牙關忍著痛。隨后一字一頓,“嘉禮,松開我,我手疼。”

      羅嘉禮像是沒聽到一般,一直重復著之前的話。

      “謝虞歡,告訴我,有沒有那個人。”

      “不管有沒有,那個人都不會是你。”

      說罷,謝虞歡朝他俊臉一會,“啪”的一聲,羅嘉禮靜靜的望著她,不一會兒,他白皙的俊臉多了一個紅白分明的巴掌印。

      謝虞歡趁他怔愣間抽回自己的手,手腕又多了一條紅道子。

      她皺緊眉,喑啞道,“嘉禮,抱歉。”

      羅嘉禮冷冷的看著她,怒不可遏。“阿虞,我希望你說你有心上人這件事是騙我的,不然……讓我知道是誰了,我弄死他。就算是段熙夜,我也照樣不會放過他。”

      謝虞歡瞪大美眸,“你說什么胡話呢?他為君,你為臣。讓太后聽見了你就沒命了。況且,熙夜也是我的親人,我不允許你那樣對他。”

      羅嘉禮不屑一顧的低笑,謝虞歡聽出了里面的譏諷。

      “阿虞,誰都知道段熙夜的皇位是虛位。這么多人對他的皇位虎視眈眈,你以為他還能做多久。朝中看似平靜無波,實則……”

      他頓了頓,撇了她一眼,又繼續開口。“我現在沒有對他出手,不過是看在年少相識一場的份上。幸好你未曾答應太后入宮,不然段熙夜……”

      他陰冷的語氣令謝虞歡身子僵了僵,她忽然覺得,從軍營回來后好多人都變了。

      在她心里,以前的羅嘉禮就像是大哥哥,讓人覺得溫暖,雖然有時候他待別人會輕挑,在外人看來放蕩不羈,不學無術,她從來不覺得他讓她害怕。

      可是現在,眼前的人讓她感到陌生。

      “阿虞,我說我喜歡你,是真的。這么多年了,你難道沒有發現嗎?”

      謝虞歡呆呆地望著他,長久,她嘆氣道,“你不是喜歡翠雋嗎?翠雋也喜歡你。我還想著將翠雋嫁給你呢,她與我一同長大,也算謝府半個小姐了,給你做也妻不為過。”

      “誰告訴你,我喜歡她的?我喜歡誰所有人都知道,就你不知道。”

      羅嘉禮幾乎是吼出來的,他滿心怒火,卻無處發泄。

      他雙手死死扣住她的雙肩,逼她直視著他,“謝虞歡,你看著我的眼睛。”

      謝虞歡無可奈何,她動了動肩,卻沒有一點效果。她身子還未曾恢復,羅嘉禮又會武,她自然掙扎不出來。

      她只好對上他漆黑如墨的眼眸。

      她看到,他熾熱的目光令她心顫。

      這是她以前不曾見過的……深情。

      “嘉禮……在我心里,你和我哥哥是一樣的存在,正如熙夜在我心里就像淵兒一樣。不管我有沒有心上人,我們都不可能的。”

      “我不會嫁給你,也不會入宮。”

      羅嘉禮微怔,依舊沉浸在她說他和謝虞承一樣是她的哥哥。

      他松開她,面無表情的后退一步,原來只是把他當作哥哥嗎?

      “小侯爺,請喝茶。”

      翠雋突然進來打破了僵局,謝虞歡松了一口氣。

      幸好翠雋來了,不然他們兩人一定會僵著,再看翠雋,臉上平靜如水。

      “小侯爺。我們家小姐受著傷,您下手的時候輕點。”翠雋聲音犀利。

      羅嘉禮張了張嘴,默默的看她一眼,最后什么也沒說。

      “阿虞,你可以試著喜歡我。你在我心里住了這么多年,讓我放棄你是不可能的。我與謝將軍還有事相商,先過去了。”他說罷,抬步離去。

      謝虞歡看著他踉蹌離去的狼狽背影,抬手揉了揉額頭兩邊的穴位。

      “小姐,我不會離開你的,我答應過夫人,會保護你的,你也別想著把我嫁出去。”

      “他心里只有你,這件事只有你自己不清楚,因為你從來都只把心放在丞相大人身上了。”

      

    目錄
    目錄
    設置
    設置
    書架
    加入書架
    書頁
    返回書頁
    評論
    評論
    指南
  • 美高梅娛樂城 安徽快3遗漏数据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澳洲幸运5开奖现场 竞彩足球比分即时比分彩客网 快手如何直播手机游戏 重庆老时时预测值 中国福利彩票2d 排列三试机号近10 微信棋牌小程序怎么做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美高梅娛樂城 安徽快3遗漏数据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澳洲幸运5开奖现场 竞彩足球比分即时比分彩客网 快手如何直播手机游戏 重庆老时时预测值 中国福利彩票2d 排列三试机号近10 微信棋牌小程序怎么做